fbpx
術數探奇

假作真時真亦假

水六淫七症八痔賤人

「正宗古法子平大師」神棍蔡俊猿肖像

免費電子書 讓你預測未來 趨吉避凶

對玄學感興趣嗎? 免費六壬奇門 新手入門電子書

  八 字 捉 用 神 從 來 都 不 易 , 我 有 很 多 師 兄 學 了 廿 多 年 依 然 搞 不 通 。 我 個 人 認 為 捉 用 神 只 屬 權 假 不 為 究 竟 , 算 不 準 或 算 出 來 的 事 不 能 令 命 主 驚 嘆 , 任 你 說 是 甚 麼 「 古 法 」 、 「 正 宗 」 傳 承 都 是 徒 然 , 市 場 自 然 會 汰 弱 留 強 。

  有 人 認 為 單 以 身 強 弱 取 用 之 八 字 命 法 不 正 宗 , 古 法 應 是 追 求 格 局 及 干 性 配 合 ( 臺 灣 竹 溪 老 人 一 派 ), 拆 局 論 用 定 出 命 主 社 會 階 層 及 性 格 , 並 以 之 推 論 命 主 思 想 所 引 致 的 行 為 , 然 後 造 成 命 運 , 更 將 此 套 視 之 為 唯 一 論 命 「 真 理 」。

  但 殘 酷 的 事 實 是 我 認 識 的 那 位 「 正 宗 子 平 法 大 師 」 混 了 廿 年 在 行 業 中 依 然 名 聲 不 顯 , 僅 屬 插 科 打 諢 的 小 角 色 。 而 另 一 位 師 傅 單 用 身 強 弱 取 用 神 這 種 「 不 正 宗 」 的 八 法 批 命 法 卻 成 為 行 業 翹 楚 。 兩 人 都 不 是 走 明 星 路 線 , 不 屑 在 傳 媒 現 身 嘩 眾 取 寵 爭 取 知 名 度 , 亦 同 樣 以 靠 實 力 自 居 , 何 以 有 此 雲 泥 之 別 ? 這 正 好 比 游 泳 姿 勢 正 確 但 怎 樣 努 力 都 拿 不 到 比 賽 冠 軍 , 而 亂 游 一 通 自 己 搞 出 一 套 泳 法 卻 比 姿 勢 正 確 的 游 得 更 快 而 奪 標 , 你 說 標 榜 「 正 宗 」 的 這 位 仁 兄 情 何 以 堪 ? 如 硬 要 歸 咎 祖 宗 山 墳 風 水 或 自 身 命 運 更 說 不 通 , 「 正 宗 」 大 師 出 身 有 點 家 底 , 正 如 廣 東 俗 語 所 講 的 「 吃 爺 飯 著 乸 衣 」 , 衣 食 有 父 母 可 靠 , 人 生 贏 在 起 跑 線 上 。 而 「 不 正 宗 」 師 傅 命 理 上 屬 爛 命 一 條 , 甚 麼 運 也 救 不 起 ( 「 正 宗 大 師 」 以 其 「 正 宗 命 法 」 親 身 作 如 是 批 斷 ) , 大 半 生 窮 困 潦 倒 , 自 幼 當 童 工 至 中 年 失 業 , 四 十 歲 轉 業 算 命 風 水 後 憑 苦 學 歷 盡 艱 辛 後 漸 漸 聲 名 大 振 。

  須 知 任 何 八 字 命 法 皆 有 局 限 , 任 憑 法 度 如 何 殊 勝 , 頂 多 只 能 達 到 七 成 準 確 度 , 其 餘 三 成 必 須 靠 術 家 高 超 修 為 才 能 補 足 。 能 學 得 那 一 套 技 術 要 看 各 自 因 緣 , 但 最 後 能 否 超 脫 所 學 局 限 以 達 致 究 竟 就 要 看 個 人 發 心 精 進 。 「 正 宗 」 失 敗 者 單 論 法 度 之 所 謂 優 劣 而 無 視 術 家 修 為 能 補 救 技 術 之 先 天 不 足 , 遽 定 高 下 乃 係 小 兒 之 見 不 足 與 高 士 共 語 。

  可 笑 的 是 這 位 「 正 宗 」 失 敗 者 並 不 服 氣 , 經 常 在 課 堂 上 拿 些 對 方 失 手 的 例 子 向 學 生 弟 子 說 對 方 那 套 如 何 荒 謬 不 濟 事 , 自 己 那 套 「 鎮 山 絕 學 」 如 何 優 勝 , 那 些 給 對 方 算 錯 了 的 客 人 如 何 死 心 塌 地 改 為 年 年 光 顧 他 。 其 實 這 不 難 解 釋 , 就 算 名 醫 亦 不 能 醫 好 每 個 病 人 。 我 反 而 見 這 位 仁 兄 用 「 正 宗 子 平 法 」 每 有 失 手 或 作 些 流 年 運 程 書 水 準 的 批 斷 , 而 且 更 強 要 學 生 弟 子 附 和 他 算 得 好 。 市 場 中 優 勝 劣 敗 , 就 如 拳 擊 賽 事 計 點 數 , 比 賽 拳 手 不 可 能 不 失 一 分 , 只 是 看 誰 失 誤 最 少 而 最 終 能 脱 穎 而 出 , 很 明 顯 市 場 已 狠 狠 證 明 這 位 失 敗 者 點 數 遠 遠 落 後 。

  吾 師 就 是 那 位 翹 楚 , 廿 年 來 算 命 客 似 雲 來 , 任 你 說 他 手 法 不 正 宗 , 偏 偏 惹 來 好 事 之 人 慕 名 「 踢 館 」 而 又 不 得 不 服 輸 甚 至 想 即 時 拜 師 學 藝 , 只 因 所 算 實 在 太 過 神 奇 。 吾 師 多 年 來 精 益 求 精 , 功 力 不 斷 提 昇 , 到 現 在 晚 年 已 臻 化 境 。 反 觀 那 位 「 正 宗 」 失 敗 者 仍 拿 著 吾 師 廿 多 年 前 所 著 不 斷 批 評 嘲 笑 發 勞 騷 , 而 吾 師 早 已 不 是 廿 多 年 前 那 樣 的 水 準 。

  我 從 此 事 得 到 莫 大 啟 廸 。 李 小 龍 在 電 影 中 有 一 幕 被 對 手 置 於 險 境 動 彈 不 得 , 他 毫 不 猶 豫 用 牙 使 勁 咬 對 手 而 得 以 鬆 脫 。 試 問 有 何 門 何 派 武 功 包 有 運 用 牙 齒 攻 擊 對 手 的 招 式 ? 這 根 本 不 是 武 功 招 式 。 同 樣 道 理 , 算 命 就 是 要 預 測 準 確 , 如 何 預 測 , 手 法 是 否 所 謂 「 正 宗 」 根 本 不 重 要 。 不 招 人 妒 是 庸 材 , 這 位 「 正 宗 」 失 敗 者 只 好 眼 巴 巴 看 著 自 己 鄙 視 的 同 行 個 個 名 成 利 就 而 不 斷 嘀 咕 , 可 憐 復 可 笑 。

  「 正 宗 」 失 敗 者 經 常 掛 在 口 邊 說 自 己 當 上 大 公 司 玄 學 顧 問 , 不 屑 招 呼 低 級 客 人 , 以 此 為 失 敗 遮 羞 。 鼠 目 寸 光 的 他 根 本 不 知 吾 師 是 中 港 臺 多 間 上 市 公 司 幕 後 軍 師 。 某 大 法 國 證 券 公 司 瀕 臨 破 產 禮 聘 吾 師 出 山 打 救 , 結 果 吾 師 以 風 水 為 其 力 挽 狂 瀾 。 這 類 事 跡 俯 拾 皆 是 , 否 則 如 何 能 聲 名 鵲 起 。 事 後 公 司 老 總 稍 對 吾 師 不 敬 , 吾 師 立 時 拒 絕 提 供 服 務 , 瀟 灑 得 頭 也 不 回 。 此 無 他 , 皆 因 吾 師 的 富 豪 政 要 客 人 實 在 太 多 , 根 本 並 不 稀 罕 。 這 些 高 級 客 戶 都 是 因 拜 服 吾 師 算 命 風 水 之 神 奇 功 力 而 成 多 年 主 顧 。 但 吾 師 對 有 需 要 的 普 通 客 人 則 又 可 以 不 收 分 文 仗 義 相 助 , 決 不 會 因 客 人 社 會 階 層 或 出 身 而 加 以 白 眼 。 而 「 正 宗 」 失 敗 者 則 對 一 般 顧 客 學 生 像 奴 才 般 呼 喝 , 對 著 有 錢 客 卻 青 眼 有 加 。 如 此 德 性 莫 說 進 德 修 業 , 連 做 人 最 起 碼 的 修 養 都 談 不 上 。 事 業 失 敗 是 因 命 運 播 弄 還 是 咎 由 自 取 已 無 容 贅 言 。

  人 一 生 事 業 成 就 高 低 取 決 於 胸 襟 識 見 , 吾 師 多 年 來 提 携 後 學 , 很 多 弟 子 早 已 獨 當 一 面 。 吾 師 古 道 熱 腸 , 常 婉 惜 中 國 文 化 凋 零 皆 因 國 人 藏 私 及 師 徒 制 生 養 死 葬 之 陋 習 , 故 告 誡 弟 子 不 應 拘 泥 於 師 徒 相 稱 , 更 不 應 有 我 謾 之 心 。 學 無 前 後 , 日 後 弟 子 能 青 出 於 藍 時 他 更 希 望 弟 子 不 吝 賜 教 。 此 實 乃 傳 承 唐 宋 古 風 , 盡 顯 「 讓 出 一 頭 地 」 能 成 就 大 事 業 之 氣 魄 。 吾 師 更 有 一 心 願 , 希 望 經 網 絡 公 開 發 表 他 多 年 來 技 驚 四 座 的 算 命 案 例 及 獨 到 心 得 以 俾 傳 之 後 世 令 更 多 人 能 受 益 而 不 致 學 習 上 走 冤 枉 路 , 我 亦 有 幸 曾 助 吾 師 整 理 。 「 既 以 為 人 己 愈 有 , 既 以 予 人 己 愈 多 」 , 能 備 受 行 內 行 外 讚 譽 , 良 有 以 也 。 相 比 之 下 ,「 正 宗 」 失 敗 者 則 敝 帚 自 珍 , 視 他 那 套 上 不 能 成 名 下 不 能 濟 世 之 「 正 宗 」 技 法 為 「 至 寶 」 , 並 口 出 狂 言 中 港 臺 無 人 懂 得 八 字 算 命 ,更 恐 嚇 學 生 不 得 與 人 交 流 , 否 則 放 「 飛 符 」 , 氣 度 之 相 差 不 能 以 道 里 計 。

5000字 奇門遁甲詳批

10年運程詳批
總共20頁

以術數
解開困惑煩惱

六壬奇門占卦

2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7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