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術數探奇,  風水實例

六壬門神棍

  法 科 界 在 社 會 人 士 眼 中 常 有 不 良 形 象 , 那 些 敗 類 騙 財 騙 色 的 惡 行 在 新 聞 中 時 有 報 道 。 這 其 實 就 如 其 他 宗 教 一 樣 樹 大 有 枯 枝 , 我 雖 對 法 科 認 識 不 深 , 但 學 生 朋 友 中 亦 有 教 中 人 , 他 們 為 人 正 直 而 且 樂 於 助 人 。 在 法 科 各 個 流 派 中 , 依 我 親 身 經 歷 , 以 當 中 兩 個 信 奉 六 壬 仙 師 的 人 行 為 最 為 卑 劣 , 他 們 不 約 而 同 在 神 壇 前 說 假 話 欺 騙 善 信 , 以 下 是 其 中 一 個 。

  這 件 事 發 生 在 多 年 前 。 有 個 玄 學 騙 徒 叫 紅 中 石 ( 化 名 ) , 聲 稱 曾 拜 入 風 水 名 家 何 宗 陽 門 下 。 我 當 時 經 朋 友 介 紹 跟 他 學 習 風 水 。 由 於 他 生 意 慘 澹 , 故 學 生 只 有 我 一 人 。

  那 時 我 還 是 初 學 風 水 , 不 幸 找 了 一 個 學 藝 未 精 的 師 傅 為 我 勘 宅 。 這 個 師 傅 家 住 將 軍 澳 公 共 房 屋 , 並 自 稱 琴 堂 派 傳 人 。 最 後 我 發 現 風 水 全 無 效 果 , 想 找 他 處 理 他 卻 抵 賴 ( 詳 見 中 山 狼 新 傳 ) 而 我 方 知 受 騙 。 及 後 我 學 有 所 成 , 客 人 中 不 乏 曾 找 他 算 命 看 風 水 的 苦 主 , 對 我 道 出 遭 遇 竟 如 出 一 轍 。

  紅 中 石 當 時 手 頭 緊 , 故 不 想 放 過 任 何 機 會 找 生 意 , 說 希 望 為 我 勘 宅 。 但 我 因 已 受 騙 一 次 , 故 問 他 若 然 風 水 又 再 無 效 是 否 原 銀 奉 還 。 當 時 他 雙 目 發 亮 , 振 振 有 詞 對 我 說 絕 無 問 題 。 他 信 奉 六 壬 仙 師 , 神 壇 就 在 他 背 後 , 正 是 舉 頭 三 尺 有 神 明 。

  他 按 時 到 訪 我 家 , 並 向 我 說 出 佈 局 。 當 時 我 只 是 懂 得 一 點 風 水 皮 毛 , 但 聽 他 說 我 住 宅 單 位 竟 有 兩 個 坐 向 , 心 中 不 禁 一 涼 , 因 為 這 次 恐 怕 又 再 碰 上 不 學 無 術 的 所 謂 風 水 師 。 我 住 所 整 體 呈 不 規 則 形 狀 , 房 間 與 大 廳 窗 戶 方 向 角 度 稍 有 不 同 , 很 明 顯 他 是 以 大 窗 為 向 , 故 鬧 出 一 個 單 位 有 兩 個 坐 向 這 種 荒 天 下 之 大 謬 的 論 斷 。 這 個 等 同 一 個 人 生 有 兩 張 臉 , 根 本 經 不 起 學 理 實 證 推 敲 。 他 說 師 承 名 家 不 是 誑 語 便 是 不 肯 接 受 失 敗 而 逃 避 , 沒 有 篩 選 改 正 所 學 。

  若 他 沒 有 說 謊 而 確 曾 師 從 所 謂 名 家 , 但 現 代 住 宅 與 古 時 設 計 迥 然 不 同 , 老 一 輩 風 水 師 很 多 不 懂 變 通 , 陽 宅 風 水 還 是 以 坐 北 向 南 方 正 空 間 為 標 準 , 稍 有 不 合 便 一 籌 莫 展 , 又 或 想 出 似 是 而 非 的 理 論 而 不 去 驗 證 。 紅 中 石 這 種 沒 頭 沒 腦 的 人 亦 只 會 照 單 全 收 。

  結 果 一 如 所 料 , 他 的 佈 局 近 乎 胡 亂 拼 湊 , 更 叫 我 將 兩 個 八 吋 銅 錢 分 別 置 於 睡 房 和 大 廳 地 上 , 連 陰 陽 遲 疾 這 樣 基 本 的 道 理 亦 搞 不 通 , 風 水 功 力 仍 在 「 幼 稚 園 」 程 度 , 佈 局 自 然 沒 有 任 何 效 用 。 經 我 多 次 向 他 表 示 風 水 無 效 後 , 我 當 然 要 求 他 退 款 , 他 便 如 那 個 琴 堂 派 神 棍 一 樣 嘴 臉 耍 賴 食 言 。 當 時 我 十 分 憤 怒 , 更 在 各 大 論 壇 將 自 己 遭 遇 說 出 , 全 是 事 實 。 這 廝 雖 有 宗 教 信 仰 , 但 卻 道 口 蛇 心 , 反 到 處 顛 倒 是 非 去 中 傷 我 。

  及 後 我 碰 到 曾 與 他 合 租 辦 公 室 的 師 兄 , 這 位 黃 兄 已 名 成 利 就 , 而 紅 中 石 則 繼 續 在 行 內 掙 扎 求 存 。 我 拿 著 紅 中 石 所 著 的 文 王 卦 書 給 黃 兄 過 目 , 不 料 他 翻 了 數 頁 後 顯 得 甚 為 不 悅 , 說 紅 中 石 在 書 中 偷 了 他 教 學 的 精 彩 卦 例 。 若 他 所 言 屬 實 , 六 壬 門 宗 風 如 何 大 家 心 裡 有 數 。

  是 否 有 神 明 我 真 的 無 法 肯 定 , 但 我 說 的 這 兩 個 信 奉 六 任 仙 師 的 無 賴 , 都 不 約 而 同 遇 上 厄 運 。 那 個 在 本 文 沒 有 提 及 的 神 棍 ( 詳 看 屈 釘 尾 ), 他 有 一 個 經 我 介 紹 並 跟 從 他 六 年 的 得 意 弟 子 ( 洋 名「 棵 葉 」 現 已 執 業 ) 。 他 對 我 說 其 師 在 加 害 我 後 跌 斷 了 腳 , 更 因 遭 我 公 開 其 醜 行 而 在 法 科 界 變 得 聲 名 狼 藉 。 但 那 神 棍 卻 經 常 掛 在 嘴 邊 說 自 己 得 六 壬 仙 師 庇 佑 而 惡 運 盡 除 , 實 在 令 人 哭 笑 不 得 。

  至 於 紅 中 石 則 不 知 是 否 六 壬 仙 師 顯 靈 還 是 自 作 孽 , 他 在 自 己 深 水 埗 的 辦 公 室 佈 局 風 水 失 誤 導 致 生 意 極 差 。 究 其 原 因 是 他 頑 愚 魯 鈍 無 法 融 匯 貫 通 學 自 不 同 師 傅 的 方 法 , 加 上 無 法 糾 正 學 過 的 錯 誤 觀 念 , 結 果 索 性 來 個 「 大 雜 燴 」 , 甚 麼 認 為 有 用 的 都 加 上 去 , 結 果 適 得 其 反 。 情 況 與 他 為 我 家 風 水 佈 局 一 模 一 樣 。

5000字 奇門遁甲詳批

10年運程詳批
總共20頁

以術數
解開困惑煩惱

六壬奇門占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5 =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