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特別聲明

  注 意 : 本 人 假 裝 向 神 棍 蔡 俊 猿 認 錯 , 最 終 成 功 取 回 足 金 戒 指 後 , 才 揭 露 以 下 真 相 。 該 足 金 戒 指 藏 於 以 下 瓷 罌 內 是 給 神 棍 蔡 俊 猿 為 患 病 兒 子 上 契 之 用 , 最 後 發 現 竟 是 騙 局 ( 詳 見 屈 釘 尾 ( 神 棍 惡 行 實 錄 ) ) 。

 

上契 top

  神 棍 蔡 俊 猿 欺 善 怕 惡 , 在 facebook 內 沒 有 公 開 他 在 電 話 中 及 在 神 壇 前 侮 辱 及 恐 嚇 本 人 的 談 話 內 容 , 更 避 談 以 下 所 有 醜 行 。

 

水六淫七症八痔賤人
神棍蔡俊猿(六淫七症八痔賤人)肖像
六壬神功伏英舘 人渣傳教師傅
>>來自旺角的PK<<

道術不靈:

「封屋」

屈釘尾

算命不靈:

無敵大師

「大師」失手(一)

「大師」失手(二)

「大師」失手(三)

「大師」失手(四)

  2014 年 9 月 有 蔡 姓 道 教 弟 子 ( 法 名 「 發 痼 」 , 人 稱 蔡 老 師 , 除 八 字 外 更 聲 稱 懂 得 七 政 四 餘 、 六 壬 神 課 ) 妄 稱 本 人 所 用 八 字 技 法 乃 其 「 獨 創 」 , 並 恐 嚇 本 人 及 所 有 參 加 其 八 字 班 的 人 士 如 公 開 其 所 謂 「 獨 創 」 八 字 技 法 將 以 「 法 術 」 報 復 , 更 揚 言 要 攫 取 本 人 在 博 文 上 的 案 例 留 作 自 己 出 書 之 用 。 除 此 之 外 , 更 無 理 要 求 本 人 在 其 六 壬 仙 師 神 壇 面 前 發 誓 假 如 從 事 算 命 行 業 須 將 一 半 收 入 拿 出 供 養 他 , 否 則 兒 子 有 事 。 但 此 人 在 香 港 「 奇 聞 」 雜 誌 內 撰 文 竟 歪 曲 事 實 說 成 本 人 出 於 自 願 , 確 是 道 口 蛇 心 。

  最 令 人 齒 冷 的 是 此 人 大 概 同 一 時 間 曾 對 著 六 壬 仙 師 神 壇 認 真 地 說 今 時 不 同 往 日 , 如 學 生 與 人 交 流 或 公 開 撰 文 涉 及 他 的 經 驗 , 仍 可 繼 續 留 下 學 習 。 並 謂 自 己 以 往 極 度 著 緊 此 套 學 問 , 但 如 今 入 道 後 已 看 化 云 云 。 接 著 很 瀟 灑 的 說 傾 囊 相 授 又 如 何 , 學 會 亦 只 能 像 他 本 人 一 樣 僅 得 七 成 準 確 , 更 何 況 算 得 再 準 亦 不 能 改 變 命 運 , 說 罷 看 著 神 壇 雙 眼 發 亮 說 只 有 六 壬 仙 師 才 能 改 運 , 當 時 他 的 弟 子 亦 在 場 。 但 事 後 不 夠 一 個 月 竟 似 患 失 憶 , 突 然 反 口 並 恐 嚇 學 生 如 公 開 談 論 其 法 必 以 「 法 術 」 報 復 , 即 是 廣 東 俗 語 所 云 : 「 稟 神 都 冇 句 真 」 。 修 道 之 人 竟 敢 對 著 神 壇 說 假 話 欺 騙 善 信 學 生 , 言 清 行 濁 , 確 實 無 恥 。

  此 人 當 時 所 指 的 本 人 所 寫 所 謂 「 洩 露 其 法 」的 八 字 博 文 大 部 份 於 2012 、 2013 年 刊 出 , 當 中 所 闡 述 的 高 級 技 法 大 都 早 於 此 人 教 授 時 間 , 足 證 本 人 所 用 技 法 絕 非 其 獨 創 。 以 下 可 資 證 明 :

  此 外 , 本 人 付 出 真 金 白 銀 以 學 習 他 的 八 字 批 算 經 驗 , 而 且 由 始 至 終 從 無 訂 立 任 何 協 議 關 於 寫 文 章 如 涉 及 學 自 他 的 八 字 批 算 手 法 須 經 他 批 准 。 貨 銀 兩 訖 各 不 相 欠 , 他 絕 對 無 權 過 問 。 但 此 人 竟 橫 蠻 無 理 誣 陷 本 人 「 偷 」 了 他 的 學 問 , 此 等 行 徑 等 同 明 目 張 膽 在 六 壬 仙 師 面 前 搶 劫 善 信 財 產 。

  更 甚 者 此 人 竟 誑 稱 本 人 在 博 文 公 開 自 己 所 學 影 響 他 生 計 。 事 實 是 他 在 算 命 界 混 了 多 年 仍 瑟 縮 行 業 暗 角 , 沒 沒 無 聞 , >> 生 計 艱 難 乃 因 技 不 如 人 << , 而 且 市 場 那 樣 大 根 本 無 人 可 以 獨 佔 而 影 響 他 人 生 計 。 誣 衊 本 人 無 非 是 氣 量 淺 窄 , 幼 稚 得 亂 找 籍 口 稟 神 說 受 人 攻 擊 以 便 請 神 施 法 加 害 「 仇 人 」 以 洩 私 忿 , 足 見 其 人 心 性 惡 毒 , 已 斷 善 根 。 以 上 惡 行 只 能 落 得 自 損 陰 德 , 以 致 終 生 修 道 不 成 。

  以 往 拜 師 有 正 式 儀 式 , 亦 有 入 門 禁 律 要 遵 守 , 但 都 是 在 師 父 未 授 藝 前 師 徒 雙 方 同 意 後 才 舉 行 。 現 今 這 類 八 字 班 猶 如 烹 飪 課 程 , 參 加 者 只 當 作 興 趣 班 , 如 事 前 列 出 「 禁 律 」大 概 無 人 願 意 參 加 。 此 人 既 然 事 先 無 說 明 只 有 他 才 自 知 的 「 心 中 禁 律 」 並 徵 得 參 加 者 同 意 遵 守 , 但 事 後 又 強 詞 奪 理 說 大 家 應 該 心 裡 明 白 這 套 學 問 如 此 「 厲 害 」 如 跟 外 人 交 流 便 會「 非 常 危 險 」 , 結 果 便 搞 出 課 程 於 2014 年 底 臨 近 尾 聲 時 忽 然 單 方 面 以 恐 嚇 方 式 加 入 「 禁 律 」 , 足 見 此 人 如 何 自 以 為 是 , 自 我 中 心 。

  此 人 口 孽 殊 深 , 常 抵 譭 嘲 弄 同 行 不 如 他 。 例 如 鄭 國 強 師 傅 造 葬 不 幸 身 亡 後 他 竟 在 課 堂 上 對 著 神 壇 及 學 生 挖 苦 取 笑 鄭 擇 日 功 夫 差 , 對 死 者 極 盡 羞 辱 之 能 事 。 此 外 亦 經 常 揶 揄 同 道 吳 佩 孚 師 傅 、 蔣 文 正 師 傅 、 李 丞 責 師 傅 、 林 國 雄 師 傅 ( 已 歿 ) 、 朱 鵲 橋 ( 已 歿 ) 、 羅 量 等 八 字 批 命 技 術 不 堪 及 如 何 比 不 上 他 ( 有 錄 音 為 證 , 歡 迎 聯 絡 本 人 ) , 所 說 屬 人 身 攻 擊 而 非 學 術 批 評 。 本 人 學 習 期 間 不 斷 受 此 人 謾 罵 , 最 後 此 人 得 悉 本 人 曾 跟 從 黃 氏 學 習 更 特 意 以 「 曱 甴 」( 蟑 螂 ) 之 稱 呼 去 侮 辱 吾 師 ( 黃 氏 亦 是 江 靜 川 師 傅 最 尊 敬 的 師 傅 之 一 ) 。 辱 罵 本 人 是 小 , 對 吾 師 黃 氏 不 敬 是 大 , 故 本 人 絕 不 會 吞 下 這 口 氣 , 因 此 特 別 發 表 這 篇 聲 明 將 此 人 醜 行 公 諸 於 世 。 當 他 知 道 本 人 向 眾 師 傅 揭 發 其 醜 行 後 , 竟 又 忽 爾 變 臉 在 其 facebook 內 賊 喊 捉 賊 說 本 人 「 打 擾 了 各 前 輩 」 , 敢 做 不 敢 認 是 此 反 覆 小 人 之 一 貫 無 恥 作 風 。

  除 此 之 外 此 人 更 極 缺 教 德 , 學 生 所 問 不 予 回 答 , 學 生 根 本 無 從 入 手 , 與 本 人 同 期 的 同 學 無 人 學 懂 是 最 有 力 證 明 , 但 此 人 只 叫 學 生 不 斷 重 讀 , 箇 中 目 的 不 說 自 明 。 既 然 無 人 學 懂 , 本 人 技 藝 是 否 他 所 傳 大 可 留 待 旁 人 判 斷 。

  道 教 以 濟 世 為 本 而 非 滿 足 其 私 欲 , 動 輒 恐 嚇 以 「 法 術 」 攻 擊 善 信 學 生 以 圖 私 利 , 更 想 假 借 神 靈 之 名 有 恃 無 恐 搶 劫 善 信 學 生 財 產 , 實 乃 道 教 弟 子 中 之 敗 類 。 六 壬 仙 師 之 教 門 乃 係 行 神 法 , 決 不 會 向 此 人 授 法 殘 害 無 辜 善 信 。 以 上 全 屬 事 實 , 但 此 人 欺 善 怕 惡 , 敢 做 不 敢 認 。 舉 頭 三 尺 有 神 明 , 本 人 根 本 無 懼 此 人 所 謂 「 法 術 攻 擊 」 。 

  本 人 在 博 文 中 公 開 之 技 法 皆 從 別 的 師 傅 處 學 得 或 從 古 籍 中 領 悟 出 來 , 就 算 間 或 涉 及 其 所 謂 個 人 心 得 , 由 於 已 交 足 學 費 , 故 全 屬 本 人 所 有 。 在 跟 從 此 人 學 習 八 字 前 , 本 人 已 學 得 八 字 格 局 法 ( 包 含 滴 天 髓 、 窮 通 寶 鑑 結 合 運 用 , 傳 自 臺 灣 竹 溪 老 人 一 派 ) 、 宮 位 字 軌 論 六 親 ( 黃 師 傅 ) 、 大 運 流 年 及 人 事 批 算 ( 各 名 師 ) 等 。 在 此 鄭 重 聲 明 本 人 所 用 批 斷 八 字 手 法 皆 非 其 獨 創 亦 非 其 所 有 , 並 保 留 追 究 此 人 責 任 之 一 切 權 利 。

 

17 Comments

  • 李淳風

    蔡進源=六壬七政八字達人,條友係好衰格, 做衰野屎臭密㩒就算, 但偏偏忍唔住喺’奇聞’寫篇爛文, 啲人睇到咪周圍刮你睇有乜洩露囉, 呢條爛鬼嘅智商原來咁低

    • 明燈山人

      有網友講話 The Hulk 幅相同佢真人有七八成似,去佢facebook就見到。
      佢啲學生同我講,佢呢家驚到唔夠膽再講我名,怕人刮到呢個網站。呢家越來越多人睇,條爛鬼嘅臭史遲早通天。
      條爛鬼再搞事就公開佢人身攻擊其他師傅嘅錄音✌☺
      佢越係唔想我寫,我越係寫多啲,吹咩✌☺
      全部係我個人心得,關呢條霉友叉事。
      條爛鬼話放我「飛符」喎,有本事即刻放,睇下佢死先定我,道教弟子竟夠膽以師公之法恐嚇善信,法妙法平兩水我都識叔父輩,我篇聲明句句屬實,一稟上去師公即收佢法死神棍

  • Patrick

    天收佢囉,哈哈
    所謂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佢教人八字咁撚求其,有問不答,所以個天亦唔畀佢學得到真正道法,佢嗰水識嘅都知係流啦,天理循環

  • Patrick

    我識佢,佢係好撚陰毒,做人做事去到好盡,所以生野生到成身爛.
    教嗰兩個臭錢八字要人個仔有事,咁計法佢起碼都要死全家陪葬先啱數啦
    咁撚恨錢要人供養佢,不如叫佢老婆同個女出嚟做雞啦

  • 明燈山人

    要重申對號入座唔關我事。

    條爛鬼收咗錢唔過料連佢本人都承認,好多人學完含恨離去,背後媽媽叉叉,佢積落唔少仇口。不過佢吹到咁大,師兄同我咪即管陪下佢玩囉。後來我地發現佢原來最鍾意人擦佢鞋,捧佢上天,咁我地就一齊夾埋想盡辦法奉承佢。大師前大師後,又話蔡氏命法獨步江湖,佢真係high到上曬腦。

    就算佢錄埋我地音,公開我地講過乜,我地都唔介意,講好說話去奉承人或扮死狗唔係罪,尤其係對住陰毒小器惡棍,好漢不吃眼前虧。

    師兄同我仲三日唔埋兩日搵啲野借道意讚佢勁,總之一有機會就讚佢,佢就鬆毛鬆翼。學落先知佢話嘅所謂獨門絕學,原來喺其他師父度早就學過,好多仲喺書度搵到曬。我登過出嚟架啦:

    但佢話獨創又唔見佢攞過乜證明出嚟喎。

    有個同學就係擦鞋心切要套佢料先刮我個網畀佢睇「立功」,好在當時醒目😆氹住條棍扮曬認錯先攞得返我隻足金戒指,如果唔咁講佢實發爛渣乘機食埋。

    條爛鬼之後喺電話度恐嚇話搵”師公”隊我(世上除咗有Whatsapp仲有電話通話呢樣野),最後我扮晒死狗,佢就叫我喺佢神壇前發毒誓要供養佢先至肯教落去。當時我只係志在攞返隻足金戒指,所以照對住個神壇做場戲,跟住佢就即刻露出好滿意嘅猙獰笑容。

    之後條爛鬼同我喺神壇對面(師公望住)坐低飲返杯茶,期間佢仲係不斷小我,我就忽然提起佢稟過神話唔介意,條爛鬼當堂語塞,畀我拋窒,跟住打橫嚟就話個場佢睇,講過嘅野可以唔算數,你話條爛鬼幾咁仆街😆。

    好在幾個星期後氹掂佢上去攞返隻足金戒指,當時佢啲弟子都係度見到我攞,仲有點愕然,以為個神棍早已同我反晒面。

    我係搵過佢擇日,試下佢功力。佢畀咗兩個我揀,我再畀師父睇,有個根本係爛命,另一個畀佢撞到好,師父叫我可以用,所以我就用,我仲勁讚條爛鬼。咁又畀我搵到位擦佢鞋😆,佢有乜辦法唔冧到痺先。

    其實又使乜咁多口水呢,做人嘅野最緊要問心無愧,上面篇聲明佢一句都唔敢講話冇做過噃。喺神壇前做衰野師公實睇到曬,呃到人都呃唔到個神。

    佢夠胆就喺六壬仙師面前話以上篇聲明內容係假嘅,尤其係佢當住學生弟子面前對住神壇稟神話唔介意學生同人講佢所謂”獨創”八字命法嗰段(今時今日你地做返我以前學生”老屎”一樣嘅野,我唔再介意),加埋當時我有隻足金戒指放喺佢度都係老作嘅,若佢講大話師公可收佢法。佢夠胆咁稟神,我就即刻撤走呢篇聲明,絕不食言。

    佢侮辱我師父,叫我點吞呢口氣呀,我將佢侮辱我師父段錄音畀我師父聽,佢老人家都不知幾咁唔高興。條爛鬼惡到踩人踩到上心口仲話人個心口哽親佢隻腳,跟過你學八字咁又點呀,畀你用刀插係咪唔准出聲講事實呀?好似新聞都成有見獸父姦女,個老豆姦完個女,個女報警,唔通因為做女就要啞忍任由老豆強姦?佢唔係白痴到咁下嘛😆心地咁唔好仲拜乜神吖,「道教釋智定」。

    話唔會放過我,要放我「飛符」,你究竟係咪真係識法架?「飛符」攞嚟恐嚇善信滿足個人私欲架咩? 我師父聽見你咁講,佢想托我問你,如果「飛符」咁厲害,中國人點解仲要八年抗戰?一早用「飛符」打死裕仁、東條英機,咁我地唔使死咁多人啦,死神棍!😆

    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

  • 陳生

    我認識這神棍的師兄,這神棍當年因貪戀一女善信美色,在𡊨前問鈈師公可否幫這女善信。在師公反對(出覆鈈)下,仍出手幫這女善信,結果破壇(師公離開了,邪靈坐上了壇),令所有弟子鬼上身,他的師兄幫了他,救了他的壇及弟子。但之後此人狼心狗肺,抺黑救他的師兄。此等沒良心又好色之神棍,人人得而誅之。

  • 明燈山人

    佢弟子Paul Yip係我派去嘅,佢話我知條神棍畀我爆佢大鑊後心深不忿,又話我會行衰運乜乜七七。結果師公顯靈,佢跌斷腳,真係大快人心。

  • 陳生

    佢吾係斷腳,佢係斷手骨,返到周大師個𡊨老吹話自己幇老豆擋左一劫,話自己係孝子。依D人無恥到一個點。

  • 明燈山人

    咁我就唔清楚嘞,因為係佢愛徒葉沛峰同我講條爛鬼斷腳,已經係四五年前嘅事。葉沛峰話自從哩篇文出咗街,法科界好多人話條爛鬼人品唔好。

    成日有人睇到哩篇文搵我,可以見到條爛鬼幾咁多仇家。

    條死爛鬼心腸惡毒口孽極重,修道都係修畜牲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4 × =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