術數探奇

中山狼新傳(下)

  我 曾 聘 請 他 到 我 家 看 風 水 , 他 只 不 斷 說 風 水 好 , 基 本 不 用 佈 局 , 只 叫 我 這 裡 放 放 所 謂 文 昌 塔 , 那 裡 又 放 放 紅 地 氊 。 還 有 的 是 他 態 度 非 常 惡 劣 , 講 出 佈 局 前 沒 有 叫 我 錄 音 , 事 後 亦 沒 有 將 佈 局 畫 出 , 最 後 我 只 好 自 己 動 手 畫 , 並 發 給 他 核 對 。 付 費 方 面 明 明 已 對 他 說 翌 日 經 銀 行 過 數 , 但 過 了 半 晌 他 竟 來 電 催 促 說 看 風 水 遲 付 費 會 令 福 主 「 不 吉 祥 」 , 小 器 疑 心 重 又 淺 薄 才 會 想 出 這 樣 低 劣 的 籍 口 詛 咒 客 人 ,  這 種 行 為 多 年 來 令 他 將 無 數 客 人 變 為 敵 人 。 此 外 他 一 味 虛 褒 我 家 原 局 風 水 財 氣 旺 , 不 論 股 票 投 資 或 正 職 收 入 都 會 轉 好 。 不 過 很 快 我 的 股 票 投 資 便 出 現 損 失 , 我 對 他 說 他 的 風 水 好 像 無 效 時 , 他 竟 馬 上 改 口 說 股 票 不 屬 正 財 , 風 水 不 能 保 證 , 後 來 更 老 羞 成 怒 。 我 入 住 多 年 諸 事 不 順 , 甚 麼 「 古 法 秘 傳 風 水 」 根 本 全 是 騙 人 。 後 來 我 得 奇 遇 傳 承 到 正 宗 玄 空 風 水 , 方 知 他 那 套 連 坐 向 亦 搞 錯 , 我 根 據 自 己 所 學 重 新 佈 局 後 宅 運 才 真 正 催 旺 起 來 , 收 入 大 增 。 由 於 本 人 懂 得 批 算 自 造 , 所 以 能 確 定 是 風 水 之 力 而 非 行 運 。

  他 見 我 此 後 不 再 找 他 , 便 歪 理 連 篇 說 見 我 是 「 奇 才 」 故 對 我 「 悉 心 裁 培 」 並 望 將 來 我 能 回 報 他 , 然 後 顛 黑 倒 白 說 我 「 忘 恩 負 義 」 , ( 事 實 是 我 付 了 天 價 學 費 而 他 卻 留 有 多 手 , 到 我 家 勘 宅 馬 虎 塞 責 , 而 且 我 出 錢 出 力 助 他 發 展 事 業 卻 落 得 被 他 貪 得 無 厭 侵 吞 個 人 著 作 的 收 場 , 他 竟 還 有 顏 面 說 要 我 回 報 他 , 確 是 厚 顏 無 恥 得 無 以 復 加 ) , 這 段 聲 明 後 來 被 他 突 然 刪 去 , 但 他 卻 又 壞 起 心 腸 想 出 「 徒 弟 名 冊 」 這 下 流 招 。 他 大 概 認 為 自 己 知 名 度 拍 得 上 劉 德 華 , 所 以 在 其 點 擊 率 極 低 的 網 站 中 故 意 不 將 我 加 進 名 冊 , 又 叫 人 小 心 不 要 相 信 冒 認 他 弟 子 的 人 , 想 靠 這 種 下 三 濫 的 手 法 所 謂 「 趕 絕 」 我 。 老 實 說 下 山 後 如 仍 托 著 師 父 招 牌 壯 膽 乃 係 對 自 身 實 力 無 信 心 之 人 才 會 做 , 吾 不 屑 為 之 也 。 廣 東 俗 語 有 云 : 「 好 仔 不 問 爺 田 地 」 ( 有 本 事 不 用 靠 祖 蔭 ) , 靠 自 己 打 出 名 堂 才 是 真 正 大 丈 夫 , 況 且 誰 叨 誰 光 還 說 不 定 。 由 於 多 行 不 義 , 後 來 他 在 網 上 被 曾 光 顧 過 他 的 一 眾 苦 主 痛 罵 , 弄 得 臭 名 遠 播 , 連 帶 他 的 弟 子 亦 受 連 累 , 最 終 唯 有 將 此 名 冊 封 鎖 起 來 , 我 慶 幸 他 因 心 胸 狹 窄 而 沒 有 玷 污 我 聲 譽 。

免費電子書 讓你預測未來 趨吉避凶

對玄學感興趣嗎? 免費六壬奇門 新手入門電子書

  人 歷 練 多 了 便 知 人 情 世 故 , 回 想 起 他 的 種 種 令 人 髮 指 的 中 山 狼 行 徑 , 無 非 是 出 於 妒 忌 心 , 而 且 器 量 淺 窄 只 容 許 他 自 己 一 人 「 獨 佔 」 市 場 。 這 種 幼 稚 思 想 在 術 數 界 極 為 常 見 , 但 市 場 極 大 , 根 本 無 人 可 以 獨 佔 , 更 何 況 學 生 就 算 不 參 加 我 的 課 程 , 亦 根 本 無 法 保 證 必 然 跟 他 學 習 。 思 想 決 定 命 運 , 所 以 他 在 資 訊 流 通 的 今 日 搞 得 聲 名 狼 籍 , 客 人 不 滿 言 論 隨 處 可 見 。 近 日 有 舊 同 學 去 過 他 辦 公 室 , 發 現 仍 是 老 樣 子 , 一 班 只 有 兩 個 學 生 。

  或 許 他 吃 一 塹 長 一 智 , 對 自 己 貪 念 有 所 收 斂 , 多 年 後 他 收 了 一 位 看 來 正 走 運 的 徒 弟 , 此 君 成 功 執 業 而 且 口 碑 看 似 不 錯 , 常 在 自 己 網 站 以 恩 師 稱 呼 他 , 並 說 他 心 地 好 , 不 藏 私 , 故 要 珍 惜 師 緣 云 云 。 我 禁 不 住 冷 笑 , 做 人 飲 水 思 源 確 是 種 美 德 , 但 他 知 人 口 面 不 知 心 , 隨 時 死 得 不 明 不 白 。

  最 令 我 印 象 深 刻 的 是 他 的 徒 弟 大 都 鸚 鵡 學 舌 跟 他 調 子 一 樣 說 多 門 術 數 相 給 合 威 力 不 是 一 加 一 , 這 個 正 是 我 當 年 經 常 質 疑 的 地 方 。 所 結 合 的 術 數 如 果 性 質 不 同 倒 還 有 合 參 作 用 ( 面 相 、 卦 法 、 命 法 、 風 水 斷 事 ) , 但 當 結 合 的 術 數 同 樣 是 以 時 間 化 為 盤 象 預 測 將 來 , 功 能 接 近 結 合 起 來 便 事 倍 功 半 。 這 猶 如 上 陣 殺 敵 很 難 刀 劍 矛 同 時 用 上 , 但 刺 刀 與 衝 鋒 鎗 卻 能 應 付 不 同 情 況 而 有 互 補 作 用 。 真 正 高 手 更 是 手 中 無 劍 心 中 有 劍 , 左 手 刀 右 手 劍 只 會 互 相 干 擾 而 減 低 生 存 機 率 。 更 何 況 就 算 能 結 合 , 運 用 上 必 有 先 後 次 序 或 主 次 , 入 手 的 一 樣 算 錯 了 , 相 參 的 一 樣 亦 跟 著 錯 , 因 為 遊 戲 規 則 是 所 有 結 合 運 用 的 術 數 不 能 有 矛 盾 結 論 , 大 有 火 燒 連 環 船 之 危 。 另 一 疑 點 是 威 力 既 然 那 樣 「 猛 」 應 該 經 常 運 用 才 是 , 但 案 例 卻 偏 偏 少 得 可 憐 , 而 且 那 些 可 見 的 案 例 看 不 出 較 單 獨 使 用 時 多 出 甚 麼 特 別 重 要 的 資 料 , 所 以 全 無 說 服 力 。 此 外 , 邏 輯 上 無 可 避 免 得 出 的 結 論 是 結 合 運 用 的 個 別 術 數 本 身 有 缺 憾 , 所 以 結 合 才 能 有 明 顯 互 補 作 用 。 但 事 實 是 單 獨 運 用 已 能 奏 奇 效 , 所 以 能 互 補 的 地 方 必 屬 無 關 宏 旨 的 細 節 。 如 果 這 種 性 質 相 近 術 數 的 結 合 運 用 真 能 有 「 奇 效 」 , 我 看 將 時 間 化 盤 象 ( 如 六 壬 神 課 ) 及 隨 機 起 出 卦 象 ( 如 文 王 卦 、 甚 至 黃 大 仙 靈 籤 ) 兩 種 占 卜 方 式 結 合 亦 能 得 到 同 樣 甚 至 更 佳 的 效 果 。 最 可 笑 的 是 這 位 「 古 法 」 師 傅 竟 說 此 為 秘 技 , 如 佛 教 的 「 正 法 眼 藏 」 , 只 授 予 真 傳 弟 子 作 身 份 確 認 云 云 。 道 理 就 是 這 樣 簡 單 , 術 數 學 習 不 在 乎 你 有 多 少 個 學 位 , 我 見 很 多 就 算 有 博 士 學 位 的 人 都 不 懂 識 破 這 種 顯 而 易 見 的 邏 輯 上 的 破 綻 。 我 師 父 說 得 好 : 「 冇 腦 都 用 個 魂 精 諗 下 吖 」 ( 要 懂 得 用 腦 思 考 ) 。 ( 註 : 我 雖 然 不 入 「 名 冊 」 , 但 不 要 以 為 我 不 懂 , 「 陽 日 用 陽 陰 用 陰 」 用 於 時 支 , 再 看 用 神 天 地 盤 與 四 柱 之 財 官 父 孫 兄 關 係 斷 事 , 有 文 王 卦 根 底 不 用 半 個 小 時 就 學 會 。 )

* * *

  經 歷 過 這 種 事 , 我 認 為 「 己 所 不 欲 , 勿 施 於 人 」 , 所 以 多 年 來 我 教 學 均 秉 持 傾 囊 相 授 之 原 則 , 從 無 保 留 。 學 生 如 能 憑 我 技 藝 成 名 , 乃 是 本 人 之 光 , 既 已 交 足 學 費 , 絕 不 須 遵 行 我 最 鄙 視 的 「 生 養 死 葬 」 中 國 人 陋 習 , 學 成 後 可 自 由 運 用 所 學 , 大 家 以 朋 友 相 稱 。 此 因 吾 向 慕 沈 竹 礽 先 生 之 胸 襟 , 其 臨 死 前 之 遺 言 實 令 人 景 仰 :

「 今 日 西 人 於 聲 光 化 電 , 一 有 所 得 , 不 惜 原 原 本 本 , 著 書 公 世 , 真 所 謂 洩 盡 天 機 者 , 何 嘗 偶 遭 天 譴 ! 」

「 父 死 之 後 , 汝 從 於 吾 之 遺 書 , 決 不 可 視 為 珍 秘 ! 有 欲 借 觀 借 抄 者 , 舉 以 予 之 , 切 勿 效 器 小 者 之 為 ! 」

  有 後 俊 聽 完 我 所 說 不 敢 相 信 , 我 說 就 連 我 當 初 亦 不 會 相 信 竟 會 有 歹 師 心 腸 如 此 壞 。 此 事 可 供 有 志 於 此 道 的 人 借 鑑 , 防 人 之 心 不 可 無 。

詩 曰 :「 平 生 愛 物 未 籌 量 , 那 計 當 時 救 此 狼 , 笑 我 救 狼 狼 噬 我 , 物 情 人 意 各 無 妨 。 」

<< 中山狼新傳(中)

 

 

13 Comments

    • 明燈山人

      文章刊出後,沒想到有認識此名師傅的人找我,說出此名師傅往昔種種,與我文章不謀而合。此名師傅的師父曾說:「寧可失傳,不可妄傳」,但到頭來他卻所傳非人,可見世事之吊詭。

  • 奇門迷

    你的文章我可有共鳴。

    記得讀初中時曾被人出賣, 心中憤憤不平, 但卻無奈。及至讀高中時讀得此《中山狼傳》一文, 拍案叫絕。後老師要大家同學寫篇讀書報告, 我竟奮筆寫了7張原稿紙, 把心中鬱悶盡抒出來, 還得了從來沒人得過的70多分的分數, 作品亦成了眾同學觀摩之作。

    今天看你此文, 又勾起我當年的回憶。

    看來閣下多年來所交的學費, 不少也被這等歹師無理騙去。

    • 明燈山人

      他以「古法術數」為幌子,將學費提到很高,但很多所授技法根本無實用價值。文章出街後有與此歹師相熟的人說非常有共鳴,找我並講出他這套術數如何得來。慶幸多年來憑自己努力改良,既能助人並且已從教學中賺回失去。但有些同學並無我的機遇,很多人白交學費。我的免費占卦信箱亦常有朋友說受過他欺騙,神棍前神棍後咁講佢。我跟得師傅多,佢都叫奇葩。

  • 明燈山人

    其實我替佢啲執業徒弟牙煙,佢手野根本唔掂,掂佢唔使咁霉。佢啲徒弟行運,呢家仲未出事,運氣一過啲問題肯定會陸續浮現。我係過來人,流年一唔好占野經常失準先知原來套野好多地方佢根本未摸通,跟住多年來自己搜集卦例改良,條路好鞎辛,畀咗咁多錢套野都係甩甩漏漏。

  • 奇門迷

    我唔知佢係乜水, 不過睇完你3篇文, 日後對術數界d所謂師傅都要打醒十二萬分精神, 以免乃野.

    你指既果套經你辛辛苦苦改良既野係咪即係你果套六壬呀?唔好介意, 多口八卦問下唧.

    • 明燈山人

      唔係六壬。我師父就係同佢啲師父(所謂師公)個個反曬面。我師父多年前用廿萬(等於呢家過百萬)跟一位出名師傅學過風水,嗰個師傅專登唔講畀我師父知有句重要嘅法則喺邊本書抄出嚟,學成後同人睇風水問呢個師傅啲風水擺設喺邊度有得賣,佢竟然話唔使理,幫佢攞貨就得,收完廿萬下山後仲要過河濕腳,結果我師父鬧足佢幾十年。又有個教我師父嘅人,佢聽我師父啲同學講話我師父出嚟擺檔,嬲到掟爛塊黑板,仲即刻打電話搵我師父要佢解釋,但呢類人必然畀天收,佢好快喺市場消聲匿跡。因為我師父好憎佢地嘅行為,所以教我地啲師兄弟真係毫無保留,而且收費遠遠平過佢當年拜師所付,所以我地個個都好尊重佢。有啲師傅仲話拜神,其實唔使做啲乜,淨係做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就得,前世唔修今世又唔修,拜乜神都係嘥氣。

  • 奇門迷

    總結:
    1.D關係同恩怨真係計都計唔掂.
    2.一個喜歡術數既人, 為求滿足份興趣同求知慾, 真係會不惜工本, 多多錢都肯畀.
    3.世上任何一個界別都會有害群之馬, 防不勝防.
    4.你能夠將呢D惡行爆出黎, 真係一件好事.

  • 唔怪得當年買你本《實用奇門遁甲占術》舊版,內容格式熟口熟面,原來琴堂派古法奇門揭秘都係你寫既(我有買到),我記得當年網上奇門友都話佢古古怪怪,標奇立異,佢係網上係曾經有過小名氣但過兩三年佢就沉哂

    我買過唔少奇門書睇,雖然我到依家都係唔識,但實用奇門遁甲占術算係比較淺而實用

  • 明燈山人

    「實用奇門遁甲占術」內容遠超邵神棍所教,係加入咗我好多個人心得。
    條神棍成日算錯,錯咗就喺自己個網站刪咗啲案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3 ×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