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子平八字,  課堂教材

八字算命批算教學事例 | 如何學習和分析八字批算? | 此是愚師識見庸(上)

  就 多 年 所 見 , 教 授 術 數 的 師 傅 很 多 都 是 心 胸 狹 窄 兼 且 自 大 忌 才 。 江 湖 上 繼 「 無 敵 大 師 」 、 「 估 三 色 大 師 」 後 , 又 出 現 了 「 鬼 祟 林 大 師 」 。 這 班 「 術 數 佬 」 妒 忌 心 重 自 以 為 是 的 所 作 所 為 幾 乎 一 模 一 樣 , 這 是 算 命 風 水 行 業 的 共 業 。 「 鬼 祟 林 大 師 」 十 分 衊 視 「 無 敵 大 師 」 , 說 他 不 懂 算 命 。 而 「 無 敵 大 師 」 則 說 全 宇 宙 只 有 自 己 才 懂 得 真 正 八 字 算 命 , 其 他 人 會 個 屁 。 小 人 之 間 互 相 攻 訐 廝 殺 , 正 是 中 國 人 窩 裡 鬥 致 文 化 沉 淪 的 最 佳 寫 照 。

* * *

免費電子書 讓你預測未來 趨吉避凶

對玄學感興趣嗎? 免費六壬奇門 新手入門電子書

  財 多 身 弱 , 無 論 用 印 還 是 用 比 劫 皆 沒 有 格 局 , 談 不 上 甚 麼 人 生 成 就 。 財 壞 印 更 是 古 書 所 載 心 術 不 正 的 最 典 型 象 徵 。 以 下 是 命 主 提 供 的 資 料 , 再 加 上 我 所 見 所 聞 , 對 財 壞 印 的 性 格 所 造 成 的 命 運 作 了 個 詳 細 記 錄 , 以 便 後 學 有 跡 可 尋 。

八字案例310

  命 主 是 個 市 井 之 徒 , 少 年 時 無 心 向 學 故 早 出 來 幹 粗 活 糊 口 , 為 人 頭 腦 簡 單 說 話 粗 鄙 , 大 半 生 人 染 上 賭 癮 散 盡 家 財 事 業 無 成 。 財 為 慾 念 享 用 , 財 過 旺 者 大 都 耽 於 女 色 或 賭 博 , 不 良 嗜 好 導 致 生 活 出 現 各 種 問 題 。 當 中 尤 以 財 破 印 為 最 壞 者 。 傷 官 乃 係 放 蕩 思 想 , 印 星 剋 制 傷 官 即 是 自 制 力 , 印 受 財 破 即 是 不 懂 節 制 。 印 星 亦 是 良 心 , 良 心 遭 財 破 壞 便 是 因 要 滿 足 歪 念 而 不 顧 廉 恥 。

  或 曰 命 主 月 干 有 甲 木 時 干 有 乙 木 , 財 旺 應 用 比 劫 幫 身 任 財 才 對 。 這 種 僅 是 初 級 的 論 法 , 更 深 一 重 的 捉 用 神 方 法 須 看 每 字 在 整 個 八 字 中 能 發 揮 甚 麼 作 用 。 甲 乙 木 在 天 干 須 靠 亥 中 甲 木 為 根 , 很 明 顯 如 無 亥 水 支 撐 日 元 、 時 干 、 月 干 , 甲 乙 木 便 無 力 任 財 。 日 元 時 干 月 干 皆 以 亥 水 為 根 , 古 書 明 載 「 用 之 印 綬 不 可 破 」 、 「 印 乃 扶 身 之 本 」 , 故 此 字 一 傷 便 非 同 小 可 , 頓 時 壞 掉 整 個 八 字 。

  命 主 四 十 多 歲 時 偶 然 間 接 觸 到 術 數 , 對 此 產 生 濃 厚 興 趣 。 經 名 師 「 火 腩 大 師 」 指 導 下 , 花 過 一 點 苦 功 , 最 後 總 算 是 學 得 有 點 成 績 。 玄 學 雖 為 小 道 , 若 能 學 有 所 成 而 能 籍 此 增 加 收 入 改 善 生 活 , 亦 算 是 小 人 物 的 小 成 就 。 但 由 於 財 壞 印 代 表 人 格 有 嚴 重 缺 陷 , 故 這 種 人 一 有 機 會 必 然 變 得 不 可 一 世 , 並 選 擇 損 人 利 己 的 事 去 做 。

  學 習 不 久 後 他 決 定 以 此 為 業 , 經 廿 多 年 在 行 內 掙 扎 求 存 , 雖 無 名 氣 但 仍 能 做 點 街 坊 大 眾 生 意 。 他 的 知 名 度 連 廟 街 相 士 亦 不 如 , 若 非 技 不 如 人 實 難 解 釋 , 但 事 業 失 敗 卻 又 強 說 自 己 愛 低 調 。 最 佳 佐 證 是 生 意 淡 薄 經 常 無 所 事 事 流 連 餐 廳 , 主 動 為 陌 生 茶 客 免 費 占 算 , 浪 費 時 間 又 無 分 毫 進 賬 , 只 為 搏 取 讚 賞 尋 找 存 在 感 。 有 時 運 氣 好 遇 上 他 難 得 一 見 稍 有 名 氣 的 客 人 , 更 是 令 他 亢 奮 不 已 , 連 爬 帶 跪 來 個 合 照 叨 光 。 此 後 逢 人 沒 三 兩 句 便 拿 出 相 片 來 炫 耀 一 番 以 慰 藉 其 深 重 的 自 卑 感 。 看 他 那 副 沾 沾 自 喜 的 窮 酸 相 確 是 可 憐 復 可 笑 。

  此 人 一 身 賤 格 , 說 話 尖 酸 刻 薄 , 自 以 為 學 有 所 成 便 去 到 處 樹 敵 。 他 說 曾 打 算 帶 同 弟 子 去 車 公 廟 有 名 的 真 正 大 師 處 「 踢 館 」 。 那 位 行 家 做 術 數 生 意 名 成 利 就 , 為 人 除 厄 解 困 而 口 碑 載 道 。 他 卻 看 不 順 眼 , 自 認 功 力 遠 在 該 行 家 之 上 , 他 憑 甚 麼 較 自 己 出 名 。 此 小 人 心 思 不 是 花 在 發 展 自 己 生 意 上 , 卻 不 自 量 力 妄 圖 壞 人 衣 食 而 籍 此 出 名 , 結 果 臨 陣 退 縮 卻 又 對 人 說 成 找 不 到 對 方 是 他 走 運 。 這 副 德 性 難 怪 出 道 廿 多 年 依 然 是 個 無 名 小 卒 , 正 是 財 壞 印 招 惡 運 之 證 。 他 姓 林 , 稱 他 作 「 鬼 祟 林 大 師 」 乃 係 實 至 名 歸 。

  他 說 自 己 行 了 六 十 年 衰 運 , 但 西 諺 有 云 : 「 Every dog has its day. 」 , 近 年 他 終 於 找 到 機 會 在 旺 角 彌 敦 道 僑 建 大 廈 內 某 書 店 裡 開 班 授 徒 。 但 他 死 性 不 改 依 然 喜 歡 詆 譭 行 家 同 好 , 經 常 在 書 局 內 流 連 「 指 正 」 到 訪 同 道 , 硬 是 要 強 出 風 頭 , 證 明 天 下 間 只 有 他 才 懂 真 正 風 水 八 字 , 其 他 人 所 學 盡 皆 狗 糞 垃 圾 。 口 舌 上 得 到 快 感 還 不 夠 , 自 卑 感 雖 稍 為 得 到 補 償 , 卻 依 然 繼 續 人 前 人 後 謑 落 侮 辱 他 的 「 手 下 敗 將 」 。

      有 一 次 更 對 一 眾 學 生 說 某 兩 個 常 到 書 店 的 人 如 何 被 他 「  擊 敗  」 , 較 年 老 的 學 無 所 成 , 根 本 無 資 格 當 別 人 的 師 公 師 祖 云 云 。 想 連 人 家 最 後 的 一 點 面 子 都 攫 去 , 性 格 如 斯 陰 狠 正 是 財 壞 印 之 故 。 更 不 堪 的 是 , 租 借 場 地 給 他 的 老 闆 亦 有 朋 友 在 該 處 開 班 教 授 北 派 斗 數 。 他 眼 紅 那 位 老 人 家 有 好 名 聲 , 在 課 堂 上 不 斷 向 學 生 吹 噓 自 己 修 得 「 天 眼 」 , 更 大 言 不 慚 說 可 「 秒 殺 」 那 老 鬼 云 云 。 他 那 副 自 鳴 得 意 的 嘴 臉 確 實 令 人 作 嘔 。 書 店 老 闆 可 謂 引 狼 入 室 。

  「 鬼 祟 林 大 師 」 經 常 在 書 店 裡 開 辦 八 字 班 免 費 講 座 , 為 了 招 徠 會 即 場 為 參 加 者 算 命 。 很 多 人 參 加 過 後 對 我 說 他 算 命 準 確 率 雖 不 到 五 成 , 但 在 這 種 場 合 亦 犯 不 著 當 面 令 他 難 堪 , 不 參 加 他 的 八 字 班 便 是 。 當 然 只 要 不 斷 搞 講 座 , 加 起 來 參 加 人 數 夠 多 , 他 行 起 運 來 誤 打 誤 撞 總 會 有 不 少 不 知 就 裏 的 人 上 當 。 他 本 就 爛 命 一 條 早 已 慣 了 輸 無 可 輸 , 乾 脆 以 膽 搏 膽 作 些 學 理 不 足 的 狠 斷 , 給 他 撞 中 了 參 加 者 便 真 的 以 為 他 有 神 通 。 他 本 就 厚 顏 無 恥 , 算 錯 了 當 然 毫 不 尷 尬 繼 續 口 沒 遮 攔 , 霎 眼 間 又 再 對 人 說 自 己 如 何 「 宇 宙 最 強 」 , 這 正 符 合 戈 培 爾 效 應 — 謊 言 說 了 一 百 遍 便 會 成 為 真 理 。

  上 課 時 為 求 達 到 催 眠 洗 腦 的 效 果 , 以 建 立 「 一 代 宗 師 」 的 形 象 , 向 學 生 不 斷 說 八 字 算 命 有 甚 麼 不 懂 即 管 拿 出 來 問 他 或 他 的 徒 弟 , 更 誇 言 算 命 不 準 對 他 來 說 是 例 外 , 但 事 實 卻 是 即 場 算 命 時 「 例 外 」 竟 是 慣 常 。 更 甚 者 , 常 說 自 己 的 「 獨 門 」 見 解 , 例 如 印 旺 可 用 比 劫 , 為 「 全 地 球 只 此 一 家 」 。 其 實 只 是 他 拜 師 少 孤 陋 寡 聞 而 已 , 我 早 就 從 其 他 師 傅 中 聽 過 。 他 經 常 信 口 雌 黃 說 出 這 種 毫 無 實 據 的 話 , 足 見 他 凡 事 未 經 印 證 便 遽 下 結 論 , 難 怪 他 算 命 經 常 失 手 。

       此 外 他 每 課 幾 乎 花 超 過 一 半 時 間 一 再 重 複 的 講 述 自 己 那 數 個 得 意 的 案 例 , 內 容 總 離 不 開 他 占 算 過 的 人 如 何 驚 訝 得 魂 飛 魄 散 大 聲 誇 讚 , 但 卻 沒 有 講 出 任 何 令 人 信 服 的 學 理 。 學 生 來 學 算 命 卻 被 迫 要 看 這 老 鬼 當 眾 表 演 「 自 慰 」 , 這 種 醜 行 實 與 騙 財 無 異 。 有 一 課 他 更 忽 然 自 戀 地 諗 起 自 己 所 作 的 我 姑 名 為 「 懸 兇 八 字 開 苞 訣 」 。 由 於 他 胸 無 點 墨 , 故 行 文 狗 屁 不 通 , 但 可 看 出 他 真 心 相 信 自 己 是 「 一 代 宗 師 」 。 所 以 甚 麼 世 道 也 好 , 要 騙 人 先 要 騙 倒 自 己 。

鬼祟林大師之歪道邪法

《玄空八字漫談》

玄學書評|算命劣作|《玄空八字漫談》

此是愚師識見庸(下)>>

5000字 奇門遁甲詳批

10年運程詳批
總共20頁

以術數
解開困惑煩惱

六壬奇門占卦

2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3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