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子平八字,  課堂教材

八字算命批算教學事例 | 如何學習八字批算? | 此是愚師識見庸(下)

八字案例310

  他 經 常 抨 擊 術 數 界 各 種 流 弊 或 執 業 同 行 之 種 種 不 是 , 以 期 令 學 生 覺 得 他 是 拔 於 流 俗 的 「 隱 世 高 人 」 。 最 為 矯 情 的 一 次 , 他 對 學 生 說 學 習 八 字 對 著 老 師 應 儘 管 發 問 , 若 然 老 師 回 答 不 了 便 是 無 本 事 , 那 便 不 要 浪 費 時 間 跟 他 學 習 。 「 鬼 祟 林 大 師 」 當 時 陳 詞 激 昂 , 雙 眼 振 奮 發 亮 , 每 字 皆 擲 地 有 聲 , 眉 宇 間 仿 佛 為 天 地 正 氣 之 所 鍾 , 大 有 翦 除 玄 學 界 千 年 歪 風 捨 我 其 誰 之 氣 魄 , 在 場 人 士 無 不 為 其 學 術 自 信 及 胸 襟 氣 度 而 動 容 。 雖 然 他 面 相 猥 瑣 鄙 俗 , 但 我 仍 說 服 自 己 不 要 以 貌 取 人 。 結 果 事 實 又 一 次 證 明 有 諸 內 確 是 形 諸 外 , 心 胸 狹 窄 又 假 道 學 的 反 覆 小 人 自 有 其 難 以 掩 飾 的 浮 誇 舉 止 及 醜 陋 面 容 。

免費電子書 讓你預測未來 趨吉避凶

對玄學感興趣嗎? 免費六壬奇門 新手入門電子書

  難 得 「 鬼 祟 林 大 師 」 說 可 隨 便 發 問 , 故 我 便 放 心 在 學 生 通 訊 群 組 裡 拿 出 一 些 自 己 未 完 全 掌 握 到 的 八 字 命 例 , 給 他 徒 弟 及 一 眾 同 學 一 起 研 究 , 其 間 各 舒 己 見 互 相 切 磋 , 大 家 論 個 不 亦 樂 乎 。 不 料 很 快 便 接 到 書 局 老 闆 來 電 說 「 鬼 祟 林 大 師 」 指 明 要 我 下 次 不 要 再 去 上 課 , 並 將 我 從 通 訊 群 組 中 剔 除 。 我 初 時 百 思 不 解 , 故 找 「 鬼 祟 林 大 師 」 身 邊 的 人 查 問 一 下 原 因 , 方 知 他 的 本 來 面 目 。 他 一 時 說 我 拿 出 來 的 八 字 案 例 「 去 得 太 盡 」 , 一 時 又 說 我 「 偷 師 」 , 一 時 更 說 我 是 個 「 不 懂 算 命 的 大 師 」 , 全 屬 無 理 指 罵 。

  原 來 物 以 類 聚 , 有 其 他 鬼 祟 小 人 以 是 非 當 做 人 情 , 背 後 對 「 鬼 祟 林 大 師 」 說 我 著 有 三 本 暢 銷 玄 學 書 而 令 他 妒 火 中 燒 。 「 鬼 祟 林 大 師 」 當 日 明 明 如 雷 貫 耳 的 說 有 甚 麼 不 懂 即 管 發 問 , 不 料 那 麼 快 即 原 形 畢 露 來 個 反 口 覆 舌 。 此 外 , 師 生 本 來 就 是 傳 習 關 係 , 老 師 斥 責 學 生 偷 師 簡 直 聞 所 未 聞 , 依 此 悖 論 豈 非 夫 妻 敦 倫 等 同 「 強 姦 」 ? 至 於 講 到 自 大 而 欠 實 力 , 他 更 是 認 了 第 二 便 沒 有 人 敢 認 第 一 的 了 。 我 一 向 認 為 學 而 後 知 不 足 , 故 雖 算 學 有 所 成 仍 不 斷 尋 師 訪 友 , 從 來 不 會 像 「 鬼 祟 林 大 師 」 那 樣 囂 張 的 謾 罵 行 家 水 平 差 而 又 經 常 失 手 。 他 誣 衊 本 人 只 是 賊 喊 捉 賊 , 再 說 甚 麼 歪 理 都 只 是 作 賊 心 虛 , 我 亦 懶 得 再 駁 斥 。 其 實 「 鬼 祟 林 大 師 」 既 然 這 樣 妒 賢 嫉 能 , 早 該 在 招 生 時 講 明 不 接 受 程 度 高 的 人 或 行 家 , 免 得 自 覺 自 尊 受 創 時 突 然 翻 臉 趕 走 沒 有 開 罪 他 的 學 生 。 與 他 租 用 同 場 的 其 他 師 傅 當 中 亦 有 人 在 招 生 時 這 樣 說 明 , 只 是 「 鬼 祟 林 大 師 」 自 視 過 高 而 不 屑 去 做 。

  在 大 家 短 暫 相 處 的 日 子 中 , 由 始 至 終 我 對 「 鬼 祟 林 大 師 」 都 是 恭 敬 有 加 。 而 且 因 誤 信 此 小 人 為 君 子 , 更 介 紹 自 己 學 生 朋 友 去 捧 場 希 望 能 令 他 們 增 廣 見 聞 。 由 於 中 途 插 班 , 我 學 生 本 來 只 須 付 餘 下 兩 課 學 費 , 但 我 對 「 鬼 祟 林 大 師 」 說 可 向 他 提 供 之 前 課 堂 錄 音 , 勸 他 將 全 期 學 費 收 下 。 他 的 弟 子 學 生 亦 說 鮮 有 人 像 我 有 這 種 成 就 他 人 的 真 正 胸 襟 。 不 料 我 這 個 呂 洞 賓 最 後 卻 遭 「 鬼 祟 林 大 師 」 咬 了 一 口 。 他 羞 於 啟 齒 叫 我 離 開 , 竟 找 來 書 局 老 闆 當 「 醜 人 」 向 我 傳 話 。 男 人 大 丈 夫 若 然 理 直 氣 壯 又 何 須 怕 直 接 對 我 講 , 這 樣 小 家 子 氣 煞 是 難 看 。 歸 根 究 底 他 心 裡 明 白 , 口 是 心 非 的 話 既 已 說 過 了 頭 , 妒 忌 心 重 卻 又 自 知 理 虧 , 如 何 恩 將 仇 報 親 自 開 口 趕 我 走 令 此 鼠 輩 感 到 十 分 為 難 。 值 得 一 提 的 是 他 竟 無 恥 到 在 趕 我 走 後 將 我 介 紹 去 的 學 生 收 為 徒 。

  「 鬼 祟 林 大 師 」 每 以 「 學 習 急 進 」 、 「 機 心 過 重 」 為 由 趕 走 學 生 , 並 謂 只 希 望 收 取 乖 乖 地 慢 慢 學 習 的 人 為 學 生 弟 子 ( 但 又 叫 學 生 即 管 發 問 , 小 人 即 是 小 人 ) 。 實 則 潛 台 詞 是 底 氣 不 足 , 只 想 招 收 根 底 弱 的 學 生 , 不 懂 判 斷 真 偽 便 不 會 辯 駁 , 好 讓 他 說 了 就 算 。 若 然 學 生 看 出 他 的 錯 處 , 叫 他 怎 能 繼 續 出 來 混 下 去 ?

  近 日 有 同 學 主 動 找 我 說 已 離 開 八 字 班 一 陣 子 , 因 受 不 住 「 鬼 祟 林 大 師 」 連 番 折 磨 , 數 月 來 上 課 不 斷 自 吹 自 擂 但 卻 又 表 現 平 庸 。 他 又 跟 我 說 , 為 了 「 洩 忿 」 「 鬼 祟 林 大 師 」 在 我 離 開 後 不 斷 對 學 生 徒 弟 發 囈 語 衊 稱 我 不 懂 算 命 , 更 花 錢 捧 場 買 下 本 人 八 字 傑 搆 , 咬 牙 切 齒 逐 句 用 螢 光 筆 標 注 出 不 合 其 歪 道 邪 法 之 「 錯 處 」 , 並 謂 書 內 所 有 實 例 實 證 皆 為 「 捏 造 」, 當 眾 批 鬥 一 番 以 消 「 心 頭 之 ( 妒 ) 恨 」 , 還 差 點 兒 將 書 拿 到 鵝 頸 橋 去 打 小 人 。 他 的 狂 躁 彷 彿 隱 約 重 現 出 伍 子 胥 鞭 屍 楚 莊 王 之 古 風 , 但 誰 能 阻 止 他 享 受 這 種 幼 稚 的 愉 快 呢 ? 細 想 之 下 自 然 明 白 他 那 套 三 腳 貓 八 字 算 命 功 夫 ( 身 弱 用 印 、 身 強 用 食 傷 、 沒 有 外 格 ) 就 是 他 的 命 根 , 一 個 受 盡 白 眼 的 卑 賤 小 人 物 就 是 靠 這 個 騙 回 一 點 做 人 自 尊 , 若 遭 人 發 現 並 非 真 才 實 學 , 那 便 無 異 於 摧 毀 他 夜 郎 自 大 的 本 錢 , 故 承 受 不 了 有 識 之 士 出 現 在 身 旁 的 心 理 壓 力 。

  還 有 其 他 所 作 所 為 亦 在 在 顯 出 此 廝 毫 無 良 心 。 有 一 課 他 面 無 愧 色 地 對 學 生 親 述 多 年 來 曾 因 嗜 賭 敗 家 而 令 妻 女 生 活 困 苦 , 但 自 己 每 天 仍 能 笑 臉 迎 人 , 因 自 己 八 字 透 財 云 云 。 更 說 誰 叫 妻 子 嫁 他 這 個 爛 賭 鬼 是 她 倒 霉 。 眼 見 因 己 過 而 致 妻 女 受 苦 竟 仍 能 笑 口 常 開 , 若 非 無 賴 人 渣 實 難 如 此 輕 鬆 自 若 心 安 理 得 。

  他 經 常 將 自 己 的 所 謂 仁 風 義 舉 掛 在 口 邊 , 對 人 說 自 己 如 何 做 好 心 , 不 問 報 酬 這 處 那 處 做 過 甚 麼 善 事 , 想 宣 傳 自 己 是 心 地 好 的 老 實 人 , 目 的 只 是 沽 名 釣 譽 。 真 正 行 善 的 人 又 哪 會 像 他 四 處 張 揚 惟 恐 旁 人 不 知 ? 他 的 惡 言 醜 行 所 造 成 的 孽 , 遠 較 他 積 的 「 德 」 為 深 。 器 小 識 短 、 跖 犬 噬 堯 方 為 其 真 正 本 性 。

  我 認 識 他 的 師 弟 , 據 他 所 述 此 廝 雖 在 人 前 扮 作 尊 師 重 道 , 實 則 卻 被 「 火 腩 大 師 」 逐 出 師 門 , 乃 因 他 性 格 囂 張 自 以 為 是 而 冒 犯 其 師 。 此 外 , 他 更 常 對 人 說 其 師 祖 「  觸 機 大 師 」 技 藝 非 常 不 濟 。 師 父 師 祖 為 亥 水 印 星 , 印 星 遭 月 支 父 母 宮 年 支 祖 輩 宮 及 日 支 內 心 思 想 宮 位 之 財 ( 歪 慾 ) 所 破 , 欺 師 滅 祖 又 怎 會 做 不 出 來 。

  以 上 是 財 壞 印 的 鮮 活 例 子 , 相 信 大 家 看 完 後 對 財 壞 印 之 劣 根 性 會 有 更 深 刻 的 認 識 。

後 話 : 佛 經 裏 有 則 故 事 堪 作 這 班 「 術 數 佬 」 之 鑑 戒 ( 蜘 蛛 絲 救 命 絲 ) 。 若 信 因 果 , 由 於 業 障 所 致 , 這 班 「 術 數 佬 」 無 一 例 外 在 生 活 裏 遇 上 各 種 挫 折 困 苦 , 只 因 前 生 偶 發 慈 悲 而 今 世 幾 經 艱 難 才 碰 上 機 緣 靠 術 數 改 善 生 活 。 但 當 眼 見 處 境 相 近 的 人 想 行 相 同 的 路 時 , 卻 怕 損 害 自 己 利 益 而 狠 狠 將 他 們 踢 開 , 結 果 反 而 斷 了 自 己 善 根 而 無 法 超 生 , 正 是 一 念 天 堂 一 念 地 獄 。

鬼祟林大師之歪道邪法

《玄空八字漫談》

玄學書評|算命劣作|《玄空八字漫談》

<< 此是愚師識見庸(上)

5000字 奇門遁甲詳批

10年運程詳批
總共20頁

以術數
解開困惑煩惱

六壬奇門占卦

23 Comments

  • 大隻西

    山人所講全部係事實,條老坑成日鬧同行,而且好小器,要自己啱晒人地錯晒. 狗口長不出象牙,爛命嘅人專做衰野.

  • 明燈山人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教人從來無話留一手,就算執業嘅嚟跟我學,我都係一視同仁。正如有個我跟過嘅文王卦師傅,佢講得好啱,個海咁大多兩條船有乜所謂,所以好多執業嘅跟佢學,又唔見教識徒弟無師傅喎,佢仲發過豬頭添。人嘅成就係取決於思想,所以抵佢發。相反心胸狹窄嗰啲,我未見過有一個有收場,可謂畀天收。

    教得人嘅,我希望其他人話明師出高徒,係一種光榮成就,教出嚟嘅學生徒弟有真材實學幫到有需要嘅人。唔通要啲人指住自己啲學生徒弟問跟邊個學,學到咁渣咪出嚟獻世,咁教佢嗰個會覺得好開心好有面咩? 當然教嘅盡咗責,學嘅唔肯花心機亦常有,但就同教嗰個無關。

    市場咁大根本無話一個人做得晒,就算天下第一,一日你做得幾多個客先?而且就算個客幫趁咗你徒弟,唔代表你徒弟消失咗,個客就一定幫趁你,幫趁其他師傅得唔得先? 大家一齊做好再將個市場做大,提高埋社會大眾對術數嘅肯定,總好過成日妒忌行家做得比自己好,唔抵得慌死同行學咗自己啲野會叻過自己。我就相反,學生徒弟青出於藍對做師傅嘅係好光彩嘅事,每個人都有自己嘅生存空間,根本冇話邊個威脅到邊個。

    其實算到百份之二百準好未,咁都唔代表個客會再幫趁你,冇運起嚟算中晒個客一樣可以唔再返頭又唔介紹人嚟,個客可以冇需要或想試其他師傅一樣得,甚至簡單到同你冇feel都仲得。

    好多歌手五音不全咪一樣大把歌迷,邊個話歌星走紅係因為歌藝出眾,最叻唱歌嗰班咪喺廟街囉。

    所以做人千祈唔好睇得自己太本事太重要,好多野根本唔到你話事。

  • 明燈山人

    我師父話我知,火腩大師啲觸機風水靈一陣,之後關人。佢幫自己條女擺風水,梗係要成日跟住,不斷點撥先會有效。條鬼祟老坑唔識趣,成日上去佢師父條女度執風水,行得埋佢師父㷫過焫雞,所以抨佢走 😆。我師父笑哩條笨七老坑唔識人情世故,自己師父條女都想搞,財壞印就係咁,乜都夠胆死。

  • 監製

    裝修佬實際是流師傅,扮專家批評行家,實在令人作嘔。
    比女命批感情,多官殺就批條女淫,多比劫就講佢男友左擁右抱好花心。有一堂比條癸水女命批姻緣,都未了解命局就講戊戌年有二條仔,上半年一個、下半年一個,夜夜笙歌。下堂第二位師兄比另一個癸水女命問流年姻緣,又背相同內容。八隻字得癸水一隻字相同,冇理由際遇一模一樣。過兩堂我比特首林鄭八字問事業,他見地支有合,就話此人老公好花心,經常係外邊偷食。
    他似四級導演,自編故事,他不是批命,只是靠星象作故仔,所以日元一樣,他便講一樣的故事比你聽。
    最慘是跟隨他不離不棄的徒弟,以為佢係神算,徒弟是從財格命捉錯用神,說三十年財運到,要大展鴻圖,須知從財最忌印比,累人破產,令徒弟家人落在萬劫不復之地,此人作業,下世輪迴必遭劫數。
    好在天有眼,流師傅時間不多,庚子年頭應該收皮,無謂留他在世,害到真正學習術數的後人。

    • 明燈山人

      唔好意思,遲咗睇到你嘅留言。

      佢根本唔識八字算命,只係借個八字嚟當卦玩去觸機。佢話八字冇外格嗰一刻,我已知佢充大頭鬼扮大師?。佢咁嘅算命水平,害人全家真係冇難度?。

      所以條神棍好忌啲有底嘅人跟佢學,一定要踢走,因為有底一眼就知係流。佢平時冇乜生意,哩家拍埋間罨耷書局搵到條呃人財路開八字同風水班,穿咗煲佢食西北風呀。

      因為盲目崇拜神棍做師父,結果導致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嘅故事,我唔係第一次耳聞目睹。老坑多年來害人我相信應不計其數。

  • 只此一家

    佢只係用十神嚟當卦象玩,根本唔係正統命法. 佢話嫌算八字慢喎,所以一味觸機.事實係正統命法太深奧太多變化,好似佢咁讀書少頭腦簡單根本搞唔掂,所以觸機就最啱.正統命理佢根本過唔到關,去過佢招生講座嘅人返嚟好多都話佢算命唔靈.

    佢咁囂屎咁鍾意認叻,但就生意差先咁多時間搵茶客試招,好生意嘅師傅根本唔會做埋啲咁無聊嘅野. 算到人大肶有點癦,老豆有官非,升唔到職之類咁又點,叻埋哩啲冇用,一個仙都賺唔到. 因為畀錢嘅客人根本唔係想知自己已經知嘅野,而係要準確預測未知嘅野,同點化解. 但條老野最弱就係哩兩瓣.因為十神系統始終唔係用嚟占卜.同埋佢套所謂風水根本唔work.

    爛命嘅人思想層次低,專諗衰野同點樣損人利己,思想決定命運,所以成世撈唔起.

    • 明燈山人

      條神棍呃人話可以計到股市升跌,根本係白痴,話將隻股票當人命咁算喎,喜金水就金水流年流月甚至流日會升,信佢實輸身家。

      只要翻查歷史數據,根本乜五行嘅流年流月流日都可以升可以跌,難怪輸死條神棍?,佢死好仲要累啲信佢嘅傻仔去陪葬。

  • 任鐵樵

    有次經過__書局睇書,見依條老坑係度大大聲聲講八字,騷擾人睇書之餘搞到人地都唔想再去書局.
    仲批評其他行家輕鬆比佢秒殺,又話人地寅時出世,所以佢批中人屋企附近有條鐵路.大佬呀,唔通住長洲堆人無寅時出世?
    上堂個陣教書又無學理,剩係吹下十神同觸機講故事,話人用印,所以搵學校好易,D咁既八字水平,難怪比人鬧神棍啦.

    • 明燈山人

      有次我問佢大弟子,同一八字嘅人係咪都係作相同論斷,同一八字點可以算出唔同命運,佢地嗰派好似完全冇諗過有哩樣野嘅存在。事實係我嘅經驗見到係可以差天共地。

      用八字算人居住環境,宋英成、郭木樑班台灣師傅最鍾意玩,宋英成本書直情講埋點算。教學為生嘅師傅先會算埋哩啲,所以宋英成、郭木樑嗰班主要係教人為生。

      老坑撈唔起主要係算埋哩啲唔等使嘅野,正經執業應對客人問題所需嘅野佢就搞唔掂,所以拍烏蠅,終日無所事事,成日喺間罨耷書局打躉,一係就踎餐廳試招。仲有係佢得嗰小學未畢業程度,比文盲好少少,唔似班台灣師傅識寫書做宣傳,屎坑關刀文又唔得武又唔得就係哩種人。

      根本八字就唔係佢咁算法,我師父同條老坑個師父都叫熟,老坑個師父攞個客嘅八字出嚟話自己算得幾咁勁,結果畀我師父問到口啞啞,個八字爛嘅點解可以做到警司(特殊格局),佢師父就唔好老脾話自己識睇相,廻避我師父所問。

      觸機只係斷事,斷事我不如起卦仲好,仲要收足錢先同人算,邊使好似條老坑周街試招冇錢收咁cheap。

      好多人嘅命格絕對唔可以靠乜身弱用印、身強用食傷、無外格咁去算出嚟。所以網友「監製」話佢算錯自己徒弟條命累人一家,我絕對唔覺得奇。

  • 明燈山人

    老坑所謂即場算命,永遠唔會問攞個八字出嚟嘅人自己算得準唔準,一輪嘴講完就當自己算中晒。就算好偶然佢開口問算成點,都係睇咗問命嘅人嘅面色,見對路知自己撞中先去問。江湖佬走精面呃飯食。

  • 郭思治

    條裝修佬食食下飯突然攞佢同郭思治幅合照出嚟, 跟住周圍傳畀人睇, 鬆毛鬆翼到個撚樣呢, 真係好撚好笑. 佢應該將張相印喺T Shirt 著住佢吖嘛死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1 × 2 =